刀剑乱舞
目前在潜心学习,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够更加充实,有一天也能出本本子啥的
时不时窥窥屏
会正式回来的

【刀剑乱舞】【双向·主狮乙女】夏季篇·纵然 (连载中)

正式版·序章

致阿叶:
 见信好。
 呜,格式应该没错吧?我去问了歌仙,他说开头应先加上问候。
 这是我第一次写信啊!作为刀的时候不用说,显形以来也没怎么研究过文字一类的东西,感觉好难啊。不过我现在有点后悔了,因为提起笔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,也不知道写什么。想给你留下一点东西,但是发现我好笨,根本不能表达清楚。如果我有认真学过歌仙那“风雅”的一套的话,是不是能写出更好的文章呢?呃,想了想还是算了吧,实在不符合我的个性。
 但是想跟你说点什么是真的。因为你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大概已经不在了吧。
 倒不是说“狮子王”不在了,今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...

【刀剑乱舞】【双向·主狮子王乙女文】夏季篇·纵然 (连载中)

没错我又来开坑啦!虽然估计没多少婶婶认识我...
目前在码冬季篇·我终会遇见你 主鹤乙女向的
本来只是想写一个鹤的故事,没打算开别的坑的
只是写着写着,就冒了个念头出来——要不把四季都写一遍吧?#(乖)
而且在码文的过程中,小狮子的形象就冒了出来,越来越清晰,好像催着我把他写下来
但无奈冬季篇中,主鹤,清光也占了大部分篇幅,没留下什么空间给小狮子发挥了
那就重新开个篇送给小狮子吧?
我这么想着,就有了这个故事的雏形。
但要提前声明,是BE!BE!BE!
其实我一直想写一个类似《可塑性记忆》的故事
不是说剧情像,【内容可以说一点也不着边
而是说像可塑性记忆一样,开头就告诉了观众这是个BE,男女主最后注定...

【“野生”鹤x婶】我终会遇见你 (龟速连载中)

Part.10

他当然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。那个小丫头根本不会掩饰,所思所想全部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。
但鬼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。
见她那么激动地反驳,说他心里没那么一点点小开心是假的。
是想听她否认吗?
他不知道。他甚至不清楚说出这番话的自己是有意还是无心。唯一确定的是,他挣扎了很久。

他是在她第二次道谢的时候感到不对的,不能再继续和她走近了。
他猜测过许多种她可能有的反应。她也许会很生气,指责他多管闲事;也许会很不以为然,只是懒得和他争。他委实没想到,她会那样笑。
那个笑颜算不上灿烂,更不耀眼,但非常好看。怎么形容呢?可能是晨曦吧,太阳还没现身,只是将淡淡的光辉洒向世间,点缀着苍蓝的天空。那么纯净明朗,让一路...

【“野生”鹤x婶】我终会遇见你 (龟速连载中)

★朋友们不要被我的倒叙倒晕了啊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Part.9

看不清,也听不见,像是行走在一片混沌中。
叶风有些焦躁地拍了拍双颊,想让自己尽快清醒过来。
这是哪里?刚才发生了什么?
意识渐渐复苏,眼前画面一帧帧闪过。
对了。她坠崖了。
她还是没能抑制住好奇心,想好好看看雪原。
她偷偷地从雪洞里出来,爬上树。但没能保持住平衡,脚下一滑凌空了。
有人帮了她,和她一起摔了下来。
他白衣白发,有着纯净澄澈的金色眼眸。
鹤丸国永。

叶风缓缓睁开眼,眨了两下,视野渐渐清晰起来。
她能认得出他。演练场,她看见过别家的鹤丸很多次。那个像老顽童一样、一把年纪了还喜欢惊吓,却出人意料地很...

手绘·薄樱鬼·斋藤一
翻了半天就翻出这张还能贴出来的...
2017,谢谢有你陪伴
之前我问朋友你玩那么多游戏看那么多番,不花心吗。然后朋友说这是一种境界,你有一天也会达到的......
但是他之后说,不论你以后看了多少番,本命换了多少,请你一定要保留对阿一的爱
也是呢、阿一是我真正入坑的第一位本命,心里会一直有他的。
2018,也请多多指教啦!

【“野生”鹤x婶】我终会遇见你 (龟速连载中)

Part.8

压切长谷部放下托盘,盘里是两杯热腾腾的清茶和两串丸子。
“真是稀奇,你竟然会来找我。”大和守安定听到敲门声,拉开拉门,认出门外站着的人影后愣了愣,带着几分戏谑地笑了。他捧起茶,吹去升腾的热气,“就这么坐立不安吗?”
“你也一样。”长谷部盘腿坐了下来,“来找你只是没几个可以说话的人,当初的第一部队除了我们都跟着叶风出去了。”
他说完,察觉到安定没有接过话头,有些疑惑地抬起了头。
安定把茶杯捧在嘴边,却忘了抿一口,他呆呆地望着长谷部,突然再也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茶在杯子里剧烈晃动。“长谷部,你刚才直呼了大将的名字耶,真是可喜可贺……”
长谷部被他噎住了,慌忙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,“在说很正...

【“野生”鹤x婶】我终会遇见你 (龟速连载中)

Part.7

一期一振和加州清光一组,跋涉在齐膝的雪地里。
他看得出清光很焦躁,很不安,甚至还有些懊恼。
要去安慰他一下吗?说点什么好呢?一旦措辞不当的话说不定又要雪上加霜了。再说了,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。就算装作镇定地去宽慰他,也起不到什么效果吧。
果然还是只能靠他自己想通,吗?
他望了一眼雪原,纯白色的雪层在阳光下很晃眼。他马上收回了目光,重新凝视着前面的背影——黑色外套的下摆擦过雪地,红色围巾被扯了出来,随意地搭在并不宽阔的肩膀上。金色的耳环折射着光,亮闪闪的——但他清楚清光现在的心境并不澄净透明。
一期很想为和自己共事最久的同僚做些什么,但一直找不到恰到好处的方式。
至少我还可以跟着他,在他闹别扭的...

【“野生”鹤x婶】我终会遇见你 (龟速连载中)

Part.6

那个小丫头毫无血色的脸上写满了惊愕,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人伸出援手。她的眼角还闪着泪光,苍白的嘴唇不断打着哆嗦。
她很害怕。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近乎哀求的神色。
鹤丸国永移开了目光,扫了一眼用左手使劲往下钻透雪层插在泥土里的刀鞘。他现在的姿势让他很为难——右手抓着女孩子的前臂,左手利用杠杆原理借力,整个人虚蹲在并不坚实的雪堆上。他知道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多久,脚下踩着的雪迟早会塌陷。
等她的付丧神们来救援是不可能的,现在能帮她的只有他一人。
但是要怎么做?他根本不敢用力,稍一不小心他也会失去支撑点而坠崖。
喂喂你在干什么?他心里某个阴暗的角落传来了声音。这丫头是谁啊?她和你有什么关系?再不松手你也会...

【“野生”鹤x婶】我终会遇见你 (龟速连载中)

★鹤终于和叶风相遇了!!撒花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Part.5

如果他是那个女孩子,他就不会那么做。
原因很简单,因为那棵枯树的背后,是悬崖。
鹤丸国永叹了口气,蹑手蹑脚地靠近。

早些时候,他听到了风中夹杂着的说话声。
他想了想,收敛了自己的气息,躲在半人高的草丛里等待声音的主人现身。漫天白雪是他最好的屏障,在这种天气下他有绝对的信心不被任何人发现。
人影缓缓地出现在视野尽头。天气阴沉,加上暴风雪的阻碍,看得并不真切。
待他们走得近些了,鹤丸国永却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是一位审神者和她的一队六把刀。
怎么,这种天气也要出阵么?
他认得出她的付丧神们——走在最前...

【“野生”鹤x婶】我终会遇见你 (龟速连载中)

Part.4

加州清光和山姥切国广一个一手撑在墙上叹气,一个一脸认真地思考是否该向叶风打一下小报告。好吧,其实被白披风遮住了脸,不是很看得清楚他脸上的表情。

他俩接到烛台切的出阵通知时,一个在涂指甲油,一个裹着披风窝在壁炉旁打瞌睡。听完烛台切关于勘察任务的说明后,不出所料,清光立马跳起来,眼睛瞪了半天却憋不出一个字。大和守安定见状,默默地帮清光拧好指甲油的瓶盖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这是大将已经决定了的事情,剩下我们能做的只有支持她、保护好她而已。”
“但是...”清光的情绪还是很激动,“我...叶风...”
安定认真地看着他,摇了摇头,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想陪着大将去。但她指定的是你,你是她的初始刀,陪...

© 明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